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我成了仁宗之子 > 第六八三章 朕的意思

第六八三章 朕的意思

不想错过《我成了仁宗之子》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彦国,光无意在染指朝堂事务,只想专心修史。之所以给官家奉上那些故纸堆,并无非议朝廷决议的意图。”

“彦国,光观官家即位以来的执政,深知官家所思所想…~”

不管是不是真的了解官家,反正司马光这样说了。

“官家是想做圣贤之君的,执政的所有行为,也体现了官家圣贤之道。这一点光深以为然。”

“只是,现实就是如此,所谓外忧内患,生于安乐,死于忧患。光也懂,知道官家是对的,如今的朝政也是对的。”

“但是,光无法融入…~彦国兄可能明白?知道是一回事,看的过去又是一回事。光承认如今的国朝确实有了中兴迹象,可光一样对朝廷的诸多做法不认可!”

“同僚都说介甫是拗相公,光又何尝不是?固执的我,自知难以适应如今的朝堂。所以,想专心修史。”

“彦国兄的来意我明白,为尊者讳,光懂得。同时光还是国朝的内阁…~虽然很不称职。”

“既然彦国兄来了,光有意辞去内阁一职,恳请朝廷允许光专心修史……想来官家也有此意吧!”

司马光很坦诚,见到富弼到贡院来,就在他伏案工作的地方,很随意的接待了富弼。

所说的话很诚恳。

富弼能感觉到司马心中的落寞。有不甘,也有惭愧,甚至还有很多纠结参杂其中。那感觉很复杂,说不清。

每一个士人,都有一腔抱负,更何况能走到大宋执宰一级的臣工。

富弼能理解司马光的心境。他又何尝不是?差别就在于,他一直都在尝试着去理解官家的做法,去验证朝廷的新政,去适应朝堂的环境。

对于官家的期望,富弼在官家还是孩童时,就埋下了种子,也因此跟官家接触和交流比较多,能真正的深度理解官家。

如今的朝堂,之所以多用潜邸旧臣,不就是因为他们更懂得官家的执政理念吗?

人是需要改变的,事物在发展变化,人,特别是朝臣,也需要改变,以此来适应朝堂的发展变化。

司马君实,一直封闭着他的理念,钻在自我以及历史里,没有去感受国朝的诸多变化。

看到的,跟用心感受的,是两回事。

富弼本来有千言万语,终归还是没开口…~从一开始,司马君实就把他的嘴堵上了。

也罢,最起码司马君实还知道他的身份,也明白职责。够了!

司马君实有退意,富弼也是将近古稀的年纪了,却暂时还没有致仕的想法,最起码,他希望在谱写大宋中兴的华章里,有他富弼富彦国的一笔。

有些意思,不说也明白。

富弼在告辞时,司马光站在自己公廨的门口,看着富弼走远,一直没静下心来。

仿佛他看到了富弼跟官家奏报的情景……

“富相,朕现在无意调整内阁成员,不到时候。如果说第一届内阁大臣有凑数的嫌疑,但朕确实是用心平衡了。”

“替换内阁,朕希望是拿下西夏以后,也就是接近下一届结束时才考虑。”

“到时候,无论是王韶,还是章惇苏辙,亦或是吕惠卿、吕公著、韩缜、苏颂等都是一时之选。只是朕要求朝堂稳定,特别是在大事件之时,必须稳定为主。”

富弼跟官家说了司马光的意思,赵曦拒绝了。

这时候对司马光做什么都不合适。这司马……还真心眼多!置于死地而后生?在朕这里没死地。

别说只是一些善意的提醒,就是当面指责…~好像朝堂现在没臣工有这胆。即便是有,赵曦也很难去计较,毕竟都是为公的。

“富相,朕知道,你们内阁大臣都年岁不小了,正是因为你们的存在,才能提醒朕不会行将踏错。”

“有你们主持朝政,朕很放心!”

“司马君实……朕准他专心修史,朝廷的政务,常规性知晓他一声。只是,司马君实的分管工作,你具体划分一下。”

“内阁还是内阁,即便是将来调整内阁了,朕不会减少内阁大臣的相关待遇。富相,朕有个想法,朝廷设置阁老院,专门为朝廷提供决策参议,也就是内阁大臣致仕后,继续为朝廷发挥余热……”

赵曦可能误会富弼的意思了,但是,他最后多的这几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这一届内阁大臣年龄偏大是事实,国朝也没有特定年龄致仕的规定。

在赵曦表露了自己有下一届内阁人选时,多这么一句嘴,也算是对这一届内阁成员的安抚。

不管是凑数也罢,还是真正做事的,既然到了内阁这一级,只要是用心做事,他赵曦不亏待。

这话,赵曦更希望富弼能传出去…~

毕竟,一届的大朝会马上就要结束了,在位的臣工,准备上位的臣工,参政议政,包括内阁,不同的角色有不同的想法。

唉,还真是麻烦!探路者队伍还没有信息传来……

第一批,也就是王舜臣的那一批,赵曦确实没安排皇城司的人。可后面的四队,全部都有皇城司的探知。

他们的职责,就是往回传递信息,就像接力,一队传一队,最后一队往回传。

整个过程,到了最后一队,应该就是轻松的行军了。

马匪路盗,有前面四队作战,应该基本清除。

中转站、水源地的侦查,前面四队也应该完成任务。

而四队之间的联络,他们有独立的联络方式。

在出发前不联络,跟进入任务区联络,不矛盾。相信他们懂得。

富弼懂了官家的意思,那个臣工也想有个说的过去的后路。他富弼也很难例外。

官家最后所谓阁老院的想法,让致仕的阁老继续参事,这对于阁老一级的重臣,无疑是相当不错的后路。

富弼很轻松的又跟官家说了些探路队伍的话题,相互宽宽心,打打气,很满意的离开了。

他会将官家的意思,暗示给诸位内阁大臣的,他也需要把官家的意思,很明白的告诉司马光。

富弼也明白了自己这次传话,是让老实的司马光借用了。

不过无所谓,首相,本就有调和臣工和君王,臣工之间的职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