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小关公 > 第398章 蔡中

第398章 蔡中

不想错过《小关公》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蔡中的到来让孙权大喜过望。

他诚惶诚恐地告诉孙权说,蔡冒对乐进青睐马良的行为非常不满,这次早就想迎接曹仁南下。

只是没想到曹仁居然如此愚蠢,这么久都打不动宛城。

他认为曹家不得天数,末路已经快要到了,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竭诚投效孙权。

“天下三分,孙、曹、刘也,吾兄当年在荆州与刘备不睦,之后又与曹公相争,看着天下英雄,也只有孙将军一人也!

乐进用马良一乡野人,不用吾兄忠言,我等早就准备另择明主,若是将军愿意挥师攻打襄阳,吾兄一定鼎力相助!”

蔡中不断说着,还从怀中取出了曹仁写给孙权的书信。

在那封书信上,曹仁口称孙权为“吴王殿下”,恳请孙权以天下大事为念,帮助曹氏夺去荆州。

曹仁用几乎哀求的口气给孙权陈述利弊,说当年刘备是托庇在孙权麾下的客将,却一直以前汉宗室自居,此人是曹魏一定要竭力消灭之人,之后只要孙权不再图谋中原,曹家也不会跟孙权相争。

之后就算孙曹两家再战,也不过是为了各自的利益,没有改朝换代这样的深仇大恨。

不管谁胜谁负,大家都很安全。

倒是刘备这样雄心勃勃的人若是不消灭只怕两家日后都不能好过,还请孙权好好考虑一番。

孙权脸上都是一丝得意之色。

他在合肥城下的惨败和之后对曹丕的称臣确实是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可现在形势扭转,曹丕居然来祈求自己帮助,这对他的地位名声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帮助。

“好说好说。”孙权满脸堆笑,轻轻扶起蔡中,“有蔡将军来投,我军定能大胜!孤即刻挥兵攻打襄阳,盼着与将军会猎襄阳之地,共取贼人首级。”

蔡中喜滋滋地道:

“多谢将军,多谢将军。”

看着孙权的表情,他还赶紧高声道:

“此事事关重大,我愿意留下为质,请将军切莫疑心。”

孙权本来是准备留下此人为人质,可蔡中既然主动说起,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主动说起,孙权当然不能应下。

他微笑道:

“岂有此理,蔡将军信得过孤,孤还信不过蔡将军不成?”

说着,孙权亲自搀扶起蔡中,揽着他的肩膀让他坐在自己的身边,亲手给他倒了一杯酒,诚恳的微笑道:

“有将军在,大事岂能不成?来来来,满饮此杯!

将军此番冒险亲自来报讯,足见对孙某的诚意,孙某愿封将军为平西将军、南郡太守,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蔡中哽咽道:

“中岂不肝脑涂地,誓死报效吴王?”

他挣脱孙权,又拜在孙权面前,哽咽道:

“既然吴王如此器重小的,小的更要为吴王说一件大事——

我来见吴王时,云山军长史司马孚也长叹说曹丕无用,不是天命之人,他早就有改换门庭之念,只是不知该投何处!

我跟他彻夜畅饮,结为生死兄弟,若是吴王愿意收留此人,我自去劝说,将樊城直接献给吴王!”

“还有此事!”孙权大喜过望。

他早就听说过司马孚的名声。

此人是司马懿的亲弟弟,而且才能着重,他上下其手狠狠吃空饷、贪军粮、做生意,赚的盆满钵满,樊城继续众多,留守樊城的云山军士兵各个身着铁甲,吃穿用度天下罕有,可谓是一支强兵。

之前孙权一直想招揽此人,可司马家也是要面子的,孙权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说起,蔡中居然主动表示要替孙权招揽司马孚,真让孙权大喜过望。

鲁肃也连连点头,颇为欢喜地道:

“足下当真能说服司马孚?”

蔡中哽咽道:

“不错,叔达知道云山乃是关平之后遍体生寒,但生怕遭遇关羽算计,一直不敢多说。

他四面强敌环绕,一时不敢动弹,只能悄悄与吾兄诉说,本来准备回到北方。

没想到曹仁攻打宛城迟迟不下,还被霍峻打的进退不得,叔达长叹此人并非天命所归之人,可又不知吴王如何,这才叮嘱我来查探。

吴王对小的一片赤诚,真让小的感动莫名,怎敢不竭尽全力?

只要吴王愿意,我一定替吴王拿下樊城,助吴王成就大事!”

孙权哈哈大笑,拉着蔡中的手掌不住地叫好,又频频劝酒,两人喝的酩酊大醉。

事情进展居然这么顺利真是让孙权始料未及。

怎么离开合肥之后,天命就开始渐渐向自己靠拢,看来那座小城之前吸走了自己的运道。

都是关平那厮,这一定是关平那厮跟诸葛村夫一起给我下套,一定是这样!

孙权跟蔡中相谈甚欢,第二日更是赐给蔡中大量的锦缎美玉,派人护送蔡中返回。

之前已经准备向江陵进发的大军也开始准备调头,逆汉水北上准备攻打襄阳。

吴军之中,诸葛瑾、严畯等人都感觉此事没有想象中的这么顺利,劝说孙权不要贸然攻打襄阳这种天下坚城,还不如先留下蔡中,让蔡冒先率军攻打乐进之后在做主张。

孙权闻言非常不悦,沉声道:

“为何要蔡冒先动?我等提重兵来荆州,就是为了如泰山压顶一般席卷荆襄之地,如果瞻前顾后,还让蔡冒先动,如何让人心服?”

诸葛瑾犹豫地道:

“蔡冒此人反复无常,他说动兵,定瞒不过乐进这种百战名将。

司马孚跟云山交情甚好,这么久不肯相背,此时人还没有见到,其家人都在北放,便说投效至尊,臣以为……此事有些不妥。”

“若是蔡冒和司马孚先动兵攻打襄阳,我军随后拍马赶到,在岘山堵截乐进,我军将士士气高涨,定能一举成功!”

襄阳号称头墙铁壁,而且只能从北边开始攻打,很容易出现种种问题。

当年以孙坚之强从北边进攻都劳而无功,被迫选择走岘山,结果一战殒身。

现在孙权兵多将广,实力远在当年的孙坚之上,可乐进在军事上的能力远在当年的刘表之上,南边还有虎视眈眈的关羽,他很担心孙权中了蔡冒的圈套——

如果这次失败,孙权势必遭到毁灭性打击,有可能不用敌人来攻江东就会直接叛乱,他们这些江北人将全无容身之地。

他必须慎之又慎。

可孙权显然没有诸葛瑾这样的担忧。

有蔡冒和司马孚的支持,他对拿下襄阳充满了信心。

只要占据了襄阳城和江北的新野等地,他将占据绝对的主动,能跟刘备议和,也能跟曹丕谈判先消灭刘备独霸南方。

他稍稍犹豫就摇头拒绝了诸葛瑾:

“司马孚的家人都在中原,怎么会一直跟随云山?

嘿,之前他不知道云山是关平,现在既然知道了,怎么会追随此等武夫?

乐进之前也不过是云山和马良蒙蔽,现在见我挟泰山压顶之势而来,蔡冒、司马孚并起,焉敢与我等相争?

到时候只要择一能言善辩之人稍稍劝说,襄阳尽在我手。

关羽老贼已经退回江陵,知道就算听闻我等攻打襄阳来救,我等坐稳樊城,在汉水上南北夹击,定杀得关羽落荒而逃,省下强攻江陵之劳力。

此事大妙,为何要推三阻四?我意已决,立刻率军奔赴襄阳,不得有误!”

诸葛瑾面露苦涩,他知道自己根本无法劝说孙权,也只能将目光投向鲁肃。

鲁肃觉得诸葛瑾说的很有道理,但之前带着蔡中来拜见孙权的人正是他,到了这种地步,他也不好打自己的脸,只能缓缓摇了摇头。

“子瑜放心,我等到了樊城见机行事,如果司马孚不肯投效我军,我等在做主张便是。

只要我等小心戒备,那贼人纵有奇谋,也并无大碍,襄阳定能归于我等手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