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豪门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 388:独立门户!

388:独立门户!

不想错过《豪门替嫁:重生王牌大佬》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一秒记住【新】,!

闻言,方明慧微微蹙眉。

她怎么也没想到,两个儿媳妇会在这种时候提出这些事情!

真是太过分了!

方明慧深吸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而后看向杨子萱和郑月蓉,“我再问你们一次,你们真的决定好了吗?”

杨子萱和郑月蓉皆是点点头。

方明慧本还想再劝劝两人,郁志宏却在这个时候开口,“婳婳说的对,既然是一家人,就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明慧你就直接说出来,老大老二,我再跟妞们说最后一遍,今天这事一旦拍板,日后就不能后悔了!”

郁廷业和郁廷远相互对视一眼,接着道:“爸您放心我和大哥既然做出了这个决定,就肯定不会后悔。”

有这样的好事,傻子才会后悔!

郁志宏点点头,看向方明慧,“说吧。”

方明慧叹了口气,“好。”

语落,方明慧看向宋婳,接着道:“婳婳,他们、他们想跟廷之分开来,独立门户。”

没错。

两个儿子在儿媳妇的挑拨离间下,非闹着要分家,而且还是在宋婳上门做客这么重要的日子里。

分家?

听到这句话,郁廷之不着痕迹地蹙眉。

闻言,宋婳淡淡一笑,“既然大哥大嫂,二哥二嫂这么想分家,那就分。”

方明慧看向郁廷之。

郁廷之微微颔首,“妈,我听婳婳的。”

方明慧轻叹一声。

她是不愿意让郁廷之从这个家里分出去的。

当年郁家就是靠着郁廷之的‘才子’之名,才有了如今的成就。

如果不是郁廷之的话,郁家不可能有现在。

郁廷业和郁廷远这两兄弟不知道沾了多少光。

可现在呢?

这两人早就忘记了以前的事情。

亲兄弟之间变成这样,真的让人寒心!

方明慧也不懂,这兄弟三人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太没良心了!

听到郁廷之的回答,杨子萱非常兴奋。

果然废物就是废物。

现在的郁廷之很明显还没有意识到分家给他带来的损失。

因为废物不会思考。

这些年来,郁廷之坐吃山空,如果不是他的话,郁家早发达了!

郁家就是被郁廷之拖累的。

在提出这个想法之前,杨子萱还担心这个废物会不同意分家。

按照公婆对这个废物的宠溺,只要这个废物不同意,那么他们就无法从家里分出去独立门户。

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一口答应了!

这怎么让人不兴奋呢?

杨子萱眯了眯眼睛,接着道:“老三是个通情达理的,既然现在老三已经答应了,那咱们就来说说这个家到底应该怎么分!”

听到这个问题,郑月蓉立即坐直了身体。

就在这是,郁志宏接着开口,“你们三个都是我的孩子,我不会厚此薄彼,郁氏集团的股份分成三份,你们每人一份。我和你妈这些年积攒了存款,这些存款也分成三份。”

手心手背都是肉。

事情走到这一步,郁志宏也很难过。

兄弟如手足。

他和方明慧生下三个儿子,就是希望这三个孩子今后能互帮互助。

可现在呢?

他们兄弟三人不但没有互帮互助,反而联起手来孤立最小的弟弟。

听到郁廷之说将股份分成三份时,杨子萱和郑月蓉的脸色都变了变。

凭什么把郁家的股份分成三份?

就凭郁廷之是个废物?

郁家能有现在成就,都是靠得他们!

跟这个废物有半点关系?

妯娌俩气到不行。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而后郑月蓉接着开口,“爸妈,为人父母,我能理解您的心情,毕竟天下父母疼小儿嘛,您有些偏袒老三也是正常的。”

说到这里,郑月蓉顿了顿,“可是,你们不能因为偏心老三,就不顾我们和大哥大嫂的心情啊!我们也是您的孩子,郁氏集团这些年来,如果不是靠廷业和大哥撑着的话,哪里能有现在?可您呢!您现在却要把廷业和大哥的心血分给老三,这这就算我和廷业不在意,您总也要考虑下大哥大嫂的心情!”

这种事情女人开口总要比男人开口的要好。

所以这种时候,郁廷业和郁廷之只要保持一言不发即可。

闻言,杨子萱有些委屈的道:“爸妈,你们若是真觉得手心手背都是肉的话,就不应该这样分配集团股份。老三虽然是我们的亲弟弟,但有些事情不是有这层血缘关系就能改变结果的!当年您不顾股东们反对,坚持要把老三弄到集团,可最后呢?短短几天时间而已,集团就亏损上千万!”

杨子萱虽然没有明说,但言下之意已经非常明显。

一郁廷之对郁氏集团没有任何贡献,所以完全没有必要将郁氏集团的股份分给他。

二就郁廷之这种废物,就算真把股份分给他,下场也只有一种。

败光。

与其让郁廷之把股份全部败光,还不如把股份分给他们兄弟二人。

杨子萱和郑月蓉一唱一和,气得的方明慧浑身都在发抖。

这两个儿媳,虽然句句话不提废物这两个字,但字字都在指着郁廷之是个废物。

郁廷之在他们眼中,就是个累赘!

方明慧看向两人,接着道:“子萱月蓉,我可是记得,当年廷之还是神童的时候,你们的父母也跟在后面吃了不少红利!你们扪心自问,如果不是廷之早恋成名,你们能有现在的日子吗?你们可倒好,落井下石是吧?”

“妈,我只是在按照事实说话,”杨子萱对上方明慧的眼神,“现在老三确实没有什么经商天分!还有,人不能总活在过去!您这样真的没意思!”

宋婳适时地开口,“人确实不能总活在过去,但狗都知道感恩,何况是人?”

闻言,杨子萱不着痕迹地蹙眉。

宋婳这是什么意思?

杨子萱看向宋婳,“宋小姐,你在骂我是狗?”

她本不想直接问出来的。

但宋婳的话说得太绝了!

居然骂她是狗!

杨子萱从未受过这样委屈。

“不,你误会了,”宋婳淡淡一笑,就这么抬头看着杨子萱和郑月蓉,“我的意思是,你和她连狗都不如。”

狗都知道感恩。

可这两人却不知道感恩。

杨子萱和郑月蓉之所以把事情挑明了说出来,就没想着要给郁廷之留有颜面。

既然这样。

那她也不需要给她们俩留什么颜面。

杨子萱和郑月蓉得脸色在一瞬间就白了,偏生,两人还没有反驳的理由。

更没有这个胆子。

若是得罪宋婳的话,以宋家的势力,想整死他们真的很容易。

杨子萱和郑月蓉只能深深咽下这口气。

谁让宋婳地位高呢!

等着!

过不了几天,宋婳就会发现现在的她有多愚蠢,她竟然帮个废物说话!

郁廷业适时地开口,“爸妈,那就按照你们的意思分吧。”

语落,郁廷业暗示杨子萱和郑月蓉不要再开口。

毕竟郁廷之现在有宋婳撑腰。

闻言,杨子萱和郑月蓉都很不服气。

谁甘心将到嘴的肥肉再分给其他人?

再说!

这些东西本就不属于那个废物。

郁廷远也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摊上这么对父母,他又能怎么样呢!

“大哥说的对,爸妈,您不用理会月蓉和大嫂的话,她们总归都是妇道人家。”

郁志宏点点头,“既然你们俩都没有异议,那.”

“等一下。”郁廷业接着开口。

郁志宏看向郁廷业,“老大,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郁廷业接着道:“都说亲兄弟要明算账,既然爸妈决定把郁氏三大分之一的股份分给廷之,但今后无论廷之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跟我和大哥没有关系。毕竟,我们三是相等的,身为哥哥,我们今后也会有自己的小家庭,我们也要生活,我们不能时时去救助老三。所以,今后老三无论变成什么样,我和大哥也是爱莫能助!今后的人生道路,他只能靠自己!”

郁廷业这番话已经说得非常明显。

他就差说出他们与郁廷之之间从此恩断义绝了!

闻言,郁志宏微微蹙眉,“老大,不管怎么样,你们都是兄弟,这兄弟之前有必要分的那么清?”

有必要要把话说得那么绝?

郁廷业看向郁志宏,笑了下,“爸,既然没不要分的这么清,那您自然也就没必要把股份分成三份。我的意见是,把廷之的那份分给我和老二,这样以后廷之出了什么事,我和老二也不会坐视不管。他既然分到了跟我们同等的股份,那就应该自食其力,不能任何事情都想着依靠别人!”

郁廷远点点头,“我觉得大哥说的对,爸,您一直强调公平,那您为什么不能公平一点?我们三个是兄弟,互帮互助是应该的,但我们并没有义务赡养弟弟!”

赡养弟弟!

这句话郁廷远已经想说很久了,今天终于全部说了出来。

“郁哥哥不需要你们来赡养!”宋婳淡淡接话,“二哥,你今天能说出这番话,就说明,你已经不想再跟郁哥哥做兄弟了。既然这样,那咱们就索性把话都说清楚,郁哥哥从今天开始,跟你们毫无关系,他不需要你们负责他的生活,更不需要你们操心他的事情。反之,日后若是郁哥哥有什么成就的话,你们也不能琠着脸来认亲戚!毕竟,日落西山你不陪,东山再起你是谁?”

困境只是暂时的。

宋婳不相信,郁廷之会永远保持现状。

成就?

就郁廷之这个废物?

听到这句话,郁廷业和郁廷远差点笑出声。

宋婳肯定是疯了!所以才会觉得郁廷之有什么成就。

就这种连财务报表都看不懂的废物,他要是有什么成就的话,那母猪也会上树了!

郁廷远点点头,“这个是自然,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以后无论老三成为什么大人物,我都不会在人前沾他半点光!”

“说话算话吗?”宋婳问道。

郁廷远接着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如果我说话不算话的话,那就真的连狗都不如了!”

他之所以把话说的那么绝,就是笃定郁廷之不会有任何成就。

宋婳看向郁廷业,“你呢?”

“我完全赞同老二的话!”

郁廷业和郁廷远一样,很愿意与郁廷之保持距离,甚至可以跟郁廷之断绝关系。

因为他们谁也不相信一个废物会有什么美好的未来。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如果连郁廷之这种人日后都会有什么成就的话,那这个天底下就没有傻子和废物了。

宋婳这是在做梦。

宋婳微微点头,“好,既然这样,郁哥哥,这个家咱们分。”

她说不是不是你分,而是咱们分。

宋婳的言论在郁廷业和郁廷远看来,简直就是奇蠢无比!

她究竟是怎么拥有现在的成就的!

那些奇迹真的是宋婳创下的吗?

简直可笑!

这句话让郁廷之有了归属感,他微微颔首,看向父母,接着开口:“咱们郁氏集团的股份我一分不要,您和妈妈只要把这套祖宅分给我就行!”

闻言,方明慧和郁志宏都愣了下。

两人谁都没想到,郁廷之居然拒绝了郁氏集团的股份。

可郁廷业和郁廷远却高兴疯了!

杨子萱急不可耐的道:“老三,这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这股份是你自己不要的,到时候要是传出去的话,我们欺负你!”

郑月蓉点点头,“大嫂说得对!这里可没人逼迫你!”

郁廷之语调淡淡,看向几人,一字一顿的道:“用郁氏集团三分之一的股份来看清你们的真实嘴脸,我觉得很划算。希望你们能记住今天的话,以后各自不扰!”

各自不扰?

果然废物就是废物。

他真以为自己攀上宋家之后,下半辈子就能吃喝不愁了?

就算宋婳真的爱上了郁廷之,宋家人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宋家人跟郁廷之非亲非故,更不会去养活一个废物!

郁廷业看向郁廷之,“老三,咱们都是兄弟,这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们肯定会遵守诺言。我就是怕.”

说到这里,郁廷业顿了顿,接着道:“就是怕老三你首先反悔!”

“我会言信行果的。”郁廷之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那就太好了,”郁廷业看向父母,“爸妈,既然廷之都这么说了,那您现在就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把该分的东西都分了吧!”

分好之后,他们会连夜搬出郁家老宅的。

郁志宏看向郁廷之,“廷之,你、你真的不再想想了吗?”

见此,郁廷业和郁廷远都微微蹙眉。

两人都觉得父母很偏心!

他们心里就只有郁廷之这个废物,从来就没想过,他也是他们的儿子!

如果今天说出这番话的人是他们的话,父母觉得不会这么犹豫不决,更不会给机会让自己再考虑考虑。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父母!

郁廷之摇摇头,“爸,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郁志宏叹了口气。

如果郁廷之拿了郁氏三分之一的股份的话,他还能帮着打理,可现在,郁廷之拒绝了股份,日后的生活开销怎么办?

他靠什么活下去?

总不能指望宋婳养着他!

这不现实!

看到郁廷之这样,方明慧也非常着急,忍不住开口道:“廷之,你再好好想想!”

“我已经想好了。”郁廷之回答。

方明慧又看向宋婳,“婳婳,你劝劝廷之!”

宋婳微微一笑,“阿姨,我尊重郁哥哥的选择。”

无奈之下,方明慧只好看向郁志宏,“分吧。”

现在也只能分家了!

虽然不公平,但这是郁廷之自己选的。

当着所有人的面,郁志宏将郁氏集团的股份分成两份,郁廷业和郁廷远每人一份。

方明慧和郁志宏的账户里还有一个亿的流动资金。

这些资金也平均分成两份。

另外,两人的名下还有其他房产,留下三套夫妻俩自己住之外,另外的房子也都分给了两个儿子。

分好之后,郁廷业从沙发上站起来,“爸妈,既然您二老已经把老宅分给廷之了,那我和子萱马上回房准备下,争取明天就带着孩子们搬走。”

方明慧微微蹙眉,“这么快?”

总归都是一家人,郁廷业有必要走得这么急?

方明慧到底还是有些舍不得孙子的。

不等方明慧反应过来,郁廷远接着道:“爸妈,我和月蓉也要准备一下搬走了。”

郁廷远和郑月蓉的孩子在国外留学,到时候只要通知一声就行。

方明慧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被郁志宏出言制止,郁志宏愤怒的道:“走!让他们走!”

一群白眼狼!

郁廷业在这个时候停下脚步,看向郁志宏,“爸,我知道您心里不好受,毕竟咱们一家子在一起住了这么多年,但孩子大了,总归是要有自己的家庭的!您和妈要是舍不得喜宝的话,可以搬过去跟我们一起住!”

喜宝是郁廷业和杨子萱的儿子。

郁志宏怒骂道:“滚!”

郁廷业也不在多说些什么,跟杨子萱转身离去。

郁廷远本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郁廷业被怼得这么惨,一时间也不敢再说些什么。

两兄弟来到楼梯间,杨子萱就不满的道:“爸妈也太偏心了!虽然明着把所有股份和所有积蓄都分给我们了,但他们肯定还有其他资产!”

用脚指头想想也应该知道,这些资产要留给谁!

肯定是要留给郁廷之的!

郑月蓉叹了口气,语调十分无奈,“谁让人家是他们最疼爱的小儿子呢!”

杨子萱接着道:“既然他们把事情做得这么绝,以后等他们老了,可别指望着我给他们养老!”

说到这里,杨子萱看向郁廷业,“他们的事情,你以后也少插手!你爸妈这次真的太过分了!”

郁廷业点点头,“知道了!”

很快,兄弟俩就回到各自的房间。

郑月蓉看向郁廷远,“听见你大嫂刚刚说什么了吧?”

“什么?”郁廷远好奇的问道。

郑月蓉接着道:“你大嫂说以后不会管你爸妈的养老问题!我可告诉你,他们不管,你也不许管!你爸妈那么偏心老三,那就让老三去给他们养老送终!”

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郑月蓉可不是那种任人拿捏的人!

郁廷远微微蹙眉,“不管怎么样,他们毕竟是我父母!”

“你拿他们当父母,他们拿你当儿子了吗?”郑月蓉接着道:“难道今天你还没看出来吗?你爸妈心里根本就没有你!在他们心里,只有那个废物才是他们的儿子!”

思及此,郁廷远也觉得心寒。

明明这些年来为公司尽心尽力的人是他。

可父母却还想将股份分给那个废物一份。

虽然说当年的郁氏集团确实是因为郁廷之的原因才得以壮大的!

但郁廷之变成废物之后,是靠着他们苦苦支撑,郁氏集团才没有宣布破产的。

可现在呢?

父母已经完全不记得他们的好了!

在父母看来,所有的功劳都要归于郁廷之。

如果没有郁廷之的话,就没有郁家的现在?

这根本就是滑稽之谈。

因为就算没有郁廷之,郁氏集团在他的经营下,照样能步入正轨。

要不然,郁氏集团早就不复存在了。

郁廷之甚至都不知道,父母执意要分给郁廷之股份的意义在哪里!

思及此,郁廷远叹了口气。

郑月蓉接着道:“还有,你爸妈这些年来关心过你吗?平时有没有对你嘘寒问暖过?有没有问你想吃什么?”

“既然他把所有的关心全部都给了那个废物,为什么还要让你去养老?”

这根本就是在欺负老实人!

郁廷远没说话,心里也非常难过。

须臾,他看向郑月蓉,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见丈夫这样,郑月蓉松了口气。

她真怕丈夫会愚孝。

客厅内。

方明慧看向郁廷之,“廷之,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做了什么?”

“妈,我知道。”郁廷之就这么看着母亲,“您放心,既然我已经做出了这个选择,就永远都不会后悔。”

方明慧叹了口气。

她是觉得这件事太不公平。

这郁家的家业,本就有属于郁廷之的一份。

可郁廷之却拒绝了!

宋婳淡淡一笑,看着方明慧道:“阿姨,还有我呢。”

看着宋婳,方明慧眼底多了一丝安慰的神色。

她相信,宋婳将会是郁廷之的光和救赎。

语落,宋婳接着道:“我相信郁哥哥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宝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mua!(*╯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